一线丨对话黄汪:做硬件只是华米的阶段性目标

2018-10-24 09:20:46

在黄汪的规划中,售卖硬件,只是华米科技阶段性的任务。未来,华米希望成为一家在运动和健康两大领域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公司。


腾讯《一线》作者 王潘

9月17日,华米科技发布了全球智能穿戴领域第一颗人工智能芯片——黄山1号。这颗芯片基于RISC-V开发,是全球首款RISC-V开源指令集成的可穿戴处理器,并且集成了AON(Always On)模块控制器和神经网络加速模块。

RISC-V 是基于精简指令集(RISC)的开放指令集架构(ISA),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于2010年发起。与其它架构相比(如ARM等),RISC-V具有性能高、功耗低、体积小、易于扩展等特点,而且开放、免费,非常适合微小嵌入式系统,是最适合 IoT 时代的处理器架构。目前,黄山1号现在已经流片成功,会在2019年的上半年,通过华米的产品和大家见面。

一家以前主要以可穿戴设备售卖作为主营业务的公司,自己却做起了芯片,这不免让人觉得疑惑。实际上,华米科技最早也在内部做过推演,评估自己做芯片是否有意义,是否找做芯片的公司合作就行了。不过,华米团队很快意识到,芯片等同于硬件的“心脏”,要想硬件性能好,首先需要固化“心脏”的AI神经网络,这需要云端大规模的数据才能训练出来。

华米科技CEO黄汪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华米上一代的健康手环积累了大量数据,这是华米做芯片最独特的优势和门槛。其他公司虽然也能做出类似的芯片,但是到了需要数据的环节,由于他们没有华米同等量级的硬件销售,因此很难有大规模数据支撑,也就难以训练出靠谱的神经网络。“从整个垂直整合的方向来说,我们是完全具备完整能力的,从云端到AI算法到芯片设计能力,再到数据获取的能力,这是一个很完整的壁垒。”

1.jpg

值得一提的是,“黄山1号”芯片并不取代智能手表的主芯片,仅仅是将人工智能引擎放到了主机上,让它具备医疗检测功能,这能够让原来很普通的手表变得智能。这件事主芯片厂商也做不了,如果让主芯片厂商君正做,对方没有相应数据,也不知道怎么训练出神经网络。

“华米科技做芯片的步伐始于两年半之前。”黄汪说,之所以在众多构架中选择了RISC-V,在于这个构架的前瞻性,简单、安全、可扩展。

两年半以前,华米就开始与RISC-V在芯片领域进行合作,并于今年6月与英特尔和西部数码一起投资了这家公司。在这个过程中,华米科技持续跟进,这才有了第一颗芯片“黄山1号”。不过,华米在芯片领域的布局远不只这一颗。

黄汪告诉腾讯《一线》,最早想做芯片的思路很简单,这是一个产业趋势,当一家做到一定量级的时候,就需要做自己的芯片,掌握核心技术,降低硬件成本,就连苹果手机也早就自己做芯片了。不过,当华米真正开始做芯片之后,又有了意外之喜,他们发现当华米的健康云服务做起来之后,如果再把芯片给第三方使用,芯片本身都可以不赚钱甚至免费送,只需要对方使用华米的健康云服务就行。

据悉,华米的健康云服务目前已经跑通了,华米最新发布的Amazfit米动健康手环1S就用了自家的云服务。不过,云服务目前尚未开放给第三方使用,还在评估其可能性。

重新认知华米

对于华米这家公司,很多人第一印象是其与小米联合推出了小米手环。但是,最近半年以来,人们对华米的观感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。

实际上,华米的业务早已超出小米手环的范畴。以华米推出的高端自主品牌Amazfit为例,其营收上涨速度极快,目前在整个华米体系的营收占比已经高达42%。仅在 2018 年上半年,华米就售出了大约 140 万个Amazfit品牌产品。可以说,华米的自主造血能力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。

2.jpg

从2014年8月到11月,华米与小米联合推出的小米手环销量突破100万仅仅用了3个月时间。几个月后,小米手环出货量继续暴涨,达到了每月100万台规模。到2017年第一季度,华米手环出货量超越Fitbit,成为全球最大的可穿戴设备厂商。

黄汪曾说,创业之初根本就没想过去超越Fitbit和Jawbone这样的国际大牛,就想能干掉国内这么多山寨厂商就不错了,国内当时已经出现很多深圳的公司、杭州的公司。

Fitbit在中国很难火爆,而华米却很快就获得了市场的认可,黄汪曾指出,这背后有一个不同的逻辑在于,Fitbit从一开始就只做运动手环,通过手环记步等等,但中国人热爱运动的比例并不高,小米手环一诞生就与手机进行联动,比如通过手环靠近小米手机可自动解锁,更像是一个人的数据中心。

华米之所以能够在极短时间内成为全球第一大手环厂商,原因之一还在于自身对产品的要求严苛。以华米最新发布的AMAZFIT 智能手表为例,其NFC功能支持全国超过165个城市的公交卡刷卡。很多厂商也有过类似的表态,但是当用户真正到全国各地的刷卡机去实测时,发现并不适配。为了确保刷卡适配性和稳定性,华米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全路测计划,目前已经进行了长达8个月、10万公里的全路测。

目前,华米的两大硬件产品线可分为运动类和健康类:运动类产品以运动手表作为核心,周边会做各种球类产品、鞋、衣服等相关产品;健康类产品以核心技术为主,如心脏检测、血糖血压血脂、体脂检测等相关的产品。而前不久发布的芯片,就是华米在健康领域的重要布局。

在黄汪的规划中,售卖硬件,只是华米科技阶段性的任务。未来,华米希望成为一家在运动和健康两大领域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公司。当华米的硬件设备售卖足够多时,其积累的数据也会越来越多,用户服务的能力也将大幅提升,硬件不盈利依靠服务盈利也就成了一条可以尝试的路。毕竟,硬件的售卖更容易有边界,而服务则是没有边界的。

在华米IPO之后发布的两次财报中,公司业务都是持续高速增长,但是股价却没有出现大幅上涨的情况。在黄汪看来,华米的价值被极大低估了,但是短期的低迷也很正常,华米团队不看当下股价只看长期股价表现,当发布更多财报之后,相信资本市场会确信华米是一家可以持续成长的公司。

“在我们没发芯片和这次医疗产品之前,大家也不知道我们医疗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。我们最近两次财报没发之前,大家也不知道我们自主品牌AMAZFIT能做到42%。”黄汪说,人们已经对华米建立了新的认知,逐渐意识到华米自身也有强悍的业务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