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米黄汪:唯美设计,需要一个强悍独裁的老板

2016-04-20 15:00:18

老板面临的艰难选择

 

这次,让我们从iPhone6说起……

 

iPhone6从一开始亮相,它背部的凸起摄像头和白线,就被无数人吐槽。以苹果的审美,为啥会做出这样的背部设计?这是苹果工业设计团队的选择吗?还是苹果工程技术团队的选择?抑或是苹果CEO库克的妥协?其实外界没人知道真相。

 

苹果尚且如此,任何一个做智能硬件的公司,只要不做山寨、稍有追求的团队和老板,都会面临这种“艰难的选择”。

 

对美的理解,一半仰仗设计师,一半仰仗老板

 

我的同事经常吐槽说,你作为老板的选择代表了这个公司的品味。这搞的我经常战战兢兢,所以我更多地把审美这事儿交给设计师决定。相信设计师,也是一种勇敢和审美;经常有老板对设计进行“画龙点睛”,其实往往是狗尾续貂,而设计师因为你是老板又不得不妥协。其实老板们管住自己的“自信心”,不去狗尾续貂很难。

 

举个例子:Amazfit的赤道腕带,是我们的首席设计师于澎涛主导的设计,差点被我砍掉,但现在却是所有腕带里面消费者最最喜欢的。由此可见,我作为老板,可以多么的愚蠢。但最后,战战兢兢的我还是选择相信澎涛的审美。

 4860009e416718e486f.jpg

 

你可以外包,但无法说服自己,更加怀疑设计公司的诚意。

 

很多有钱的土豪创业公司,经常说:我请世界顶级的外包设计公司就好了。其实你连自己公司的设计师都不能充分相信和授权的话,你会完全仰仗外部设计师、不乱改对方的设计的概率就更低了。好吧,退一步说,因为你相信外部的“大师”,拿到一张完美的设计图纸之后,交给研发和工程团队去实施,然后,更多的问题来了。

 

ID再强,研发却往往以功能优先

 

研发工程师天生的会更加严谨,相信功能至上,特别是当功能与美感相冲突的时候,他天然地就会站在功能这一边。其实这种问题,在工程师和设计师进行前期交流配合时,设计师开始设计图纸的时候就会发生。随着真正的研发工程开始深入下去,如果遇到1个问题,工程师还能克服技术困难选择美,如果冒出10个问题,100个问题呢?如果这100个问题,伴随着不确定性,不知道解决问题需要多长时间呢?

 

举个例子:Amazfit用的蓝牙芯片是德国Dialog公司还没有量产的封装,传感器是美国ADI公司还没量产的全世界最小的3轴重力加速度传感器。用这些芯片,都是为了塞进那么轻薄的陶瓷内部空间。毫不客气地说,这两颗芯片,就是我们和芯片公司一起做出来的,无数的Bugs都是我们发现并且一起定位问题,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这里面何止100个问题。

 

还有,这是可穿戴设备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使用陶瓷、使用异形电池、使用比手机更小的振子,还有各种腕带中的金属、硅胶、塑料、皮革等各种材料之间的精细连接工艺,这里面任何一个问题,导致的研发消耗的硬件和软件投入,都是惊人的高。

 

这样对唯美设计的坚持,让我们在芯片、器件、工艺多个方面都达到了世界领先,这将成为华米后续一系列产品都将在可穿戴领域全球领先的基础。

 2.jpg

最大的压力来自于量产时间和商业化

 

当研发团队干到一半,“威胁”你说:“老板,如果按照设计师的图纸和CMF要求做下去,恐怕这个产品研发量产周期会很长,要错过国庆节的金九银十,甚至不知道会不会错过圣诞购物季了!”

 

这时候,你会砍掉设计师的要求,迅速出货呢?还是砍掉其它项目,以双倍的人力投入到这个产品,要求团队克服所有困难呢?

 

对于Amazfit来说,这就是我遇到的问题。我选择的是:自己挖的坑,含着泪也要自己填平。因为我相信,这是我的硅谷竞争对手也必须踩的坑!

 

作为老板,你能扛住所有压力吗?投资人的钱,烧得越来越少;竞争对手,正在粗暴地以性价比和速度入侵市场,俨然是野蛮人入侵文明世界的态势。

 

作为老板,你有这个能力,客观地评估团队的实际工程能力,能否满足设计师的唯美设计吗?你还相信设计师的品味和美感吗?你会因为产品的失败,延迟上市,冲着你的设计师大吼:去TMD的设计!咱们还是山寨好了!一样赚钱!

 

所以,做美的产品,需要强悍独裁的老板。强悍,是需要他内心足够强大,能力也足以做判断;独裁,是偏执狂一样的坚持与承担责任。

 

好吧,做老板不容易,哪怕做公司一个业务的决策者也都不容易,与所有智能硬件的创业者共勉。

 

广告:

华米需要工程师、设计师,一起做美美的产品!投递jobs@huami.com